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灏:现在谈A股泡沫为时过早

  “2020年全球央行是闭着眼睛放水,导致美国的赤字有史以来最大,接近负20%。这是很夸张的情况,也绝对是市场没有经历过的。”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在近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疫情“黑天鹅”令全球股市在2020年跌宕起伏,多次熔断、V型反弹……在告别“史诗级波动”的2020年之后,全球股市在2021年初迎来全面上涨。美国三大股指屡创新高,A股也表现强劲,其中上证指数于1月初站上3600点。不过,随着美股市场发生历史罕见的“散户与机构”大战,全球股市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回调。

  面对如此动荡、复杂的走势,2021年股市行情预计如何?A股散户投资者该如何操作?洪灏表示,散户投资者们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课,知道自己要什么,并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A股行情反映中国经济结构正在转型

  《21世纪》:2020年创业板指数应该是全球表现最好的指数之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洪灏:我觉得这是由很多因素决定。大家在股票涨的时候都想找出股票涨的原因,其实即使找到一些所谓的因素,它也不一定就是上涨的因素。我觉得最明显的因素是整个科技板块的涨势。在去年3月之后,美国纳斯达克指数不断创新高,然后映射到中国的股市。我们经常说科创板就是中国的纳斯达克,因此创业板和科创板都有很好的表现。科技板块的涨势说明在疫情之中和之后,人们意识到疫情改变了生活,而一些科技板块反映了新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此外,这反映了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一个新的结构,就是科技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21世纪》:如果仔细来看,2020年创业板指数应该是涨了将近65%,其实远远高于纳指的涨幅。这是否说明说以A股为主的新兴市场开始慢慢吸引投资者?

  洪灏:千万不要用股票的涨跌来判断市场是好是坏。如果按照这个理论,2015年A股6000、5000点泡沫时,是我们股市最强的时候,事实上它不是。如果看一下基本面,2015年基本面是最差的。当时我们看到的是股票史无前例地走高,但是基本面数据呈下行的情况。股票走高往往是因为流动性和信贷的宽松,所以股票上涨反映更多的是流动性的条件,而不是说基本面表现良好。

  散户投资者需做好功课

  《21世纪》:因为A股大涨,散户投资者的热情也跟着大涨。你认为散户投资者应该如何进行理性投资?

  洪灏:每当别人问我怎么样去进行理性投资,我第一个问题就是谁去决定谁要不要理性。如果在一个流动性非常充沛的条件下,最理性的动作就是冲到市场里,大买特买那些对流动性敏感的板块、容易上涨的板块、估值很高的板块、对未来有很大期望的板块、很容易带动人情绪的板块。这是最理性的行为,因为在这个条件下,这种行为对于市场的反应是对的。

  其次,在不同环境下有不同的理性行为。在我刚才描绘的泡沫环境下,理性的行为就是去享受泡沫。我觉得大家对泡沫持有负面的情绪,觉得这是一个贬义词。其实不是,人类的进步以及经济的增长往往都是在泡沫产生且破灭之后。比如,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造就了今天的互联网、5G的盛景,今天整个互联网的基础设施都是在20年前搭建好的。如果没有那一场泡沫,就没有今天的互联网。因此,千万不要觉得泡沫是一个特别不好的事物。它是一个市场对于流动性的充沛、对于未来的期望以及人性癫狂的一种反应。

  总体而言,找到一个能让你安心睡觉、令自己舒服、适合自己的投资方法,就是理性投资。

  《21世纪》:你对A股散户投资者有哪些建议或者忠告?

  洪灏:其实你知道A股散户都不是投资者,他们就只是在投资。无论是所谓的广大的投资者,还是投机者、散户、机构,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在做投资时做好两点。第一,知道自己要什么。如果买股票只是为了交易赚点小钱也可以,业余爱好也可以,如果要用炒股去改变生活也可以,但是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做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么。

  第二,要有独立思考,做好自己的功课。同时要对自己的行为、投资决定负责,这也是很重要。经常有人就是说赢的时候就得意忘形,但输的时候就全是别人的错,我觉得这种心态是很危险的。或者一个不能对自己的投资决策负责的人,他的行为是非常危险的。

  预测只是一个“指南针”

  《21世纪》:你刚刚多次提到泡沫,那我们现在是处于一个泡沫的阶段吗?

  洪灏:绝对不是。我们中国哪里有泡沫?沪深300、上证50、恒生国企指数的估值才十几倍。尽管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的估值在30倍左右,但也不贵,跟美股不太一样。

  《21世纪》:茅台算贵吗?

  洪灏:你看这个就是一个问题——什么是贵?什么是便宜?贵大概就是市盈率50倍。但是,茅台每年盈利增长百分之十几二十,而且现金流非常充沛,还没有债。估值应该反映公司的强处,而不是只反映一年的盈利。如果估值只是反映一年的盈利、并假设盈利永远不变,那么这个估值方法绝对是有失偏颇的。

  我觉得市盈率50倍看上去不便宜,但是50倍里头凝聚了很多公司的强处,正如我刚刚所提到的。现在只要市场上涨,大概第一个反应就是说是不是泡沫。毕竟5年前的泡沫以及它导致的最后一地鸡毛仍历历在目,所以大家都心有余悸,但是我并不觉得这就说明了当前A股涨得快的股票就是泡沫

  我觉得现在谈泡沫为时过早,有一些好的股票被投资,价格也很高,主要还是因为这个是好公司

  《21世纪》:根据你的预测,说今年上证的交易应该是2900点到3600点,今年开年之后我们A股就站上了3600点。这符合你的预期吗?

  洪灏:符合。交易区间的预测最主要的意义在于让大家大概知道股票的交易区间以及交易的重心。我们今年的交易区间预测是比2020年上了一个台阶,去年是2700点到3500点,今年是2900点到3600点,它的底部在不断地抬升,顶部稍微有一点抬升。

  从图形上来看,时空上来说,它就像一个巨大的、聚敛的三角形。它的底部不断抬升,但是它的顶部是往下压的。一般来说,这是一个选择方向的图形。我们也知道其他的股票市场或者其他的指数都已经选择了方向,比如说恒生国企指数、MSCI中国、MSCI新兴市场都选择了向上的方向,所以在大的三角形收敛的时候,我们觉得最后它的选择方向是向上,那么现在似乎市场正在做这个决定。

  所以我一直都说不要过分地纠结3600点。今年可能是3602点,就突破了两个点。而去年我们预测是2700点到3500点,结果跑出来是2650点到3450点,最后差了50点,也不能说是预测错误,所以我觉得真的没有必要太纠结于具体的点位。

  此外,第二个结论很明显,即要买不扩容的指数。换句话说,不扩容的指数为大家提供的机会更多。上证50、沪深300、恒生国企指数等都属于这类指数,只要买这些指数,甚至买这些指数里规模最大的前10只股票就可以。

  无需纠结板块,也无需纠结点位,因为市场结构发生了变化,就这么简单。

  关于指数点位,我再举个例子。大家经常说中国股市没有涨,一直在3000点左右。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出现了这么多大牛股、深成指数不断创新高。因此,我觉得,可以把这个交易区间当做一个指南针,只告诉你东南西北,而不告诉你具体的路径。

  《21世纪》:你预测2021年将是价值王者归来的一年,这样的判断依据是什么?

  洪灏:可以想象这么一幅画面,一个大将军骑着大白马轰隆轰隆地往前走,那么肯定有先遣部队。其实2020年6月至今,价值股已经开始跑赢其他股票,而且是非常明显的反应。那么现在铜、铁矿石、螺纹钢、大宗商品、工业商品、木材、咖啡、可可、玉米、棉花全部在创新高。这个就是价值王者归来,或者说价值股觉醒了。我也希望价值王者归来可以实现,因为毕竟它的过程还是比较波折的。

  《21世纪》:是不是全球的股市都会出现价值王者归来的情况?

  洪灏:美国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这是由市场结构决定的。

  《21世纪》:如果我们抛开指数不看的话,你怎么看待今年A股的走势?

  洪灏:A股将呈上涨的趋势。因为整个交易曲线正在抬升,所以股市也将走高。一般来说,如果有人说将呈震荡的趋势,其实就说明他对股市也没有特别多的想法。

  我刚才已经提到,整个市场重心正往上走,整个交易区间是在往上走,那么A股的指数应该也会是这个方向。

  《21世纪》:从全球来看,你怎么展望2021年的股市?

  洪灏:买,就是买。除了债券什么都买。不管是哪个国家的股市,哪个涨得最好就买哪个。中国涨得最好就买中国,就这么简单。

  中国正处于周期的修复回暖阶段

  《21世纪》:周期性一直是你预测的基础,那么这次疫情是否破坏或者影响到你对2020年的预判?

  洪灏:没有错,2020年可能是我(做预测)有史以来纪录最好的一年之一。2015年、2013年纪录也很好。2020年就是运气很好,我的预测,如点位的预测、拐点的预测都比较靠谱。

  《21世纪》:但是疫情是不可控的,2020年年初没有人想过会有一场全球的疫情。那么你做预测时的参照是什么?

  洪灏:做预测的时候,如果你去翻我的微博,那么我在2020年2月19日就说未来的两个交易周、10个交易日会出现一个大级别的回调,但是没有想到回调幅度这么大。我们预测的是20%左右的大级别回调,结果最后是40%的跌幅。这比我们预测的多跌了一倍。2020年3月20日,我们预测市场要反弹,至少要有技术性的反弹,因为当时美联储直接入市购买债券。

  我觉得我们要做的判断不是说疫情,而是说这个市场怎么样去反应,市场预期怎么变化,这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说疫情何时结束。没有一个专家敢说疫情何时消失,但是要记住,人类一定会战胜病毒的。几百年的历史告诉我们,无论是黑死病、天花、麻疹、霍乱,还是SARS,都一一被我们战胜。所以我觉得新冠病毒一定会被我们战胜,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做投资的时候,不能背上一个非常黑暗的展望。如果前途是一片黑暗,那就无需投资了。我们展望的基础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人类一定战胜病毒。那么在这个基础上,哪些板块、哪些投资将会收益更多,才会是关键问题。

  《21世纪》:基于你的周期模型,你觉得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各处于哪个阶段呢?

  洪灏:中国是一个(周期)领先的经济体。我们把中国和美国的PPI放在一起对比,就会发现中国PPI领先于美国PPI,而且是高度相关的。目前中国处于一个周期的修复回暖阶段,美国是跟在我们后面,大概就是这个情况。

  《21世纪》:如果从长周期来看,中国目前是处于什么位置?

  洪灏:增长率肯定是要下降。当然,我相信高层也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根据“十四五”规划,到2035年,中国隐含的名义GDP增长率大概为4.7%,或是4.5%至5%左右,比现在的6%、6.5%低很多。这不是一个灾难。为什么一定要增长那么快呢?现在的问题不是总量的问题,而是结构的问题。结构的问题也是分配的问题,即我们在保持这么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之后,我们需要让更多的、广大的人民群众都能够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果实,这个很重要。

  科技股泡沫目前不会破灭

  《21世纪》:其实2020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我们经历了熔断、负油价、股市V型反弹。2020年12月5日,全球股票市值超过100万亿美元。那么历史上市场有出现过类似2020年的表现吗?

  洪灏:有,1929年。区别就是1929年全球央行没有开闸放水,2020年全球央行是闭着眼睛放水,导致美国的赤字有史以来最大,接近负20%。四分之一的美国的狭义货币供给和40%的广义货币供给都是在2020年前8个月印出来的。这是很夸张的情况,也绝对是市场没有经历过的。

  《21世纪》:各国央行有没有考虑过开闸放水的后果,比如通胀?

  洪灏:这就是放水极限的问题。或者说,人在做选择时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后果。那么,我们现在选择的问题是立竿见影地看到后果还是说把恶果留给后人。我觉得这个答案是很明显的,就是人要及时行乐,延缓品尝痛苦的期限。因此,我觉得,即使知道有后果,但还是会这么做,这是由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决定的。

  《21世纪》:科技股泡沫一直是美股市场讨论非常多的一个话题。你也曾经说科技股已经见顶,然而现在科技股依旧坚挺,你如何看待科技股接下来的走势?

  洪灏:意见是可以变的,千万不要因为自己说了一句话就死抱这个观点。经过疫情的冲击,世界已经改变。在这个事实发生变化的时候,我随之改变我的意见。科技股已经显著上涨,是不是泡沫大家心里很清楚,但我一直强调是不是泡沫和泡沫何时破灭是完全不一样的问题。

  千万不要纠结这是个泡沫,所以要做空它。这里隐含两层意思,第一,泡沫就是一个贬义词;第二,泡沫一定要看空,但是忽略了泡沫会越追越大的现象。从交易的角度出发,当你去做交易时,没有人是100%有把握的。但是,面对一个强势的市场,你知道要买进、而不是看空。目前肯定就是这样的市场。

  《21世纪》:那么你现在怎么看待科技股?

  洪灏:科技股现在就是个泡沫,但是它的泡沫目前不会破灭。很多人想着在顶部就看空,一定要买在最低点,卖在最高点,但是这种心态容易崩坏。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每一个顶和底都把握得清清楚楚的。就我个人而言,我试过好几次,的确有成功的经历,但是我也不能够保证我能够不断地重复成功。不过,我非常幸运,抓过几次底、几次顶。

伊苏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