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时地利人未和”“固收+”应运而生

  证券时报记者 李颖超 杜晓彤

  回顾2020年的理财市场表现,“固收+”类产品成为银行理财子公司“挺住”基金公司竞争压力的主力军。不少理财子公司人士认同增配权益类资产成为大势所趋。然而,银行处于天然厌恶风险的客群环境中,又承担着规避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任,其权益类资产投研的探索步伐不得不更为谨慎。

  资管新规之下,银行理财正在面临净值化转型这一重要变革的适应期。这意味着,打破传统“保本”观念的银行理财产品,将直面资管市场的竞争,辅之以加大权益类资产、直接融资比重符合政策导向,未来资本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发挥的作用将更加凸显,补齐权益类资产投研方面的“短板”成为不少行业人士的共识。

  金融委、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都曾公开表态,支持银行理财子公司提高权益类产品比重。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就曾公开发言称,中国资本市场投资者存在结构不均衡等问题,比如股票市场的个人投资者占比过高,而债券市场银行资金长期占主导地位,投资者类型较单一,需要均衡发展机构投资者队伍,充实拓宽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源头活水。

  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出现虽兼具“天时”、“地利”,却尚未集齐“人和”。“人和”的缺位一方面是由于母行擅长债权类产品投研,而缺乏权益类投研人才,发行权益类产品的先天基因不足;另一方面则是银行客群厌恶风险的特质,导致对权益类产品接受度不足,投资者教育尚且不够成熟,市场选择倒逼银行理财子放慢纯股型权益类产品的发行脚步。

  在这一背景下,“固收+”类产品应运而生。“固收+”类产品仍以固定收益为主要特性,即投资传统的债券类资产,以获取稳健收益为主要目的,非标、股票类资产成为增厚收益的辅助性角色。这类产品是银行理财子为兼顾用户风险偏好与收益率的市场竞争性,而诞生的“过渡性”产品,并成为当前银行理财子最主要的产品类型。

  此外,银行是否应该加入权益类产品市场争夺这一问题,业界观点也不尽相同。一方认为,打破“刚兑”是市场走向健康发展的必然前提,在这一基础上,用户认识到任何理财产品都将“有盈有亏”也是必然结果,市场接受度逐步提高后,银行理财子就能打破客群偏好这一“枷锁”,增大权益类资产配比,增强与基金公司正面竞争的优势。

  另一方观点则是,银行机构本身具有金融基础设施这一特殊性,出于自身风控的角度,权益类资产配比的提高也不会做出过于激进的行为,会以审慎增配为主。即使是银行理财子公司,仍难脱离母行“约束”,如果权益类资产配置的比重过于激进,反而会加大自身的宏观风险,结果会导致“本末倒置”的情况,即本身为防风险却造成了风险加大。

  值得注意的是,平衡吸引力与风险偏好也是值得关注的议题。实际上,对于客户群体来说,也面临客观上的选择困难。在监管整体压降结构性存款的导向之下,比如以行政手段降低存款的收益率等等,使得客户群体的选择面也较为狭窄。从这一点来看,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的压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再从银行理财销售的视角来看,向客户售卖什么类型的理财产品似乎显得并不那么重要,将客户留在自家的银行体系内以维系客群才是其意图所在。“固收+”类产品能够较好地平衡用户的低风险偏好和绝对收益率需求,或许正是银行理财子的布局机会所在。

  那么,被挤出的存款用户是否会将目光投向风险等级普遍较低的银行理财产品?目前,各行尚处于“平稳过渡”阶段,挤出效应不算明显,但这群原本执着于保本、高收益存款类型的用户,已经开始热烈讨论起购买基金的可行性。

  从他们的讨论中可以看出,这些用于替代互联网存款的理财产品能够做到多大程度的“保本”,仍是他们最看重的方面。

伊苏树海